平凡人生亦精彩---记中曼12队技术员张徐成 中曼钻井的“父子兵” 钻井公司开展冬季防寒保温安全大检查 榜样的力量--石油人 坚守岗位 磨砺青春
当前:第2版 3 4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上一篇   4下一篇  
总第207期 2019年3月4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曼钻井的“父子兵”
2019-03-04
       11月份的延安,冰冷的寒风在陕北的大地上肆虐,冷淡萧条在城市的上空弥漫。和其他坐落在大山深处的井队不同,就在子长县马路边上的中曼17队,似乎成为了这里独特的地标。走进井场,员工们正在热火朝天的砌方井,有的运沙子、有的和水泥、有的砌红砖,正紧张地为来年的下一口井做准备,我就在这里见到了今年刚来17队的大学生李雷,他正在帮忙抬水泥。

工作态度一脉相承
       李雷,1994年出生,打眼望去圆圆的脸蛋上架着一副眼镜,乐呵呵和同事们交谈着,还是充满稚气的学生样。
       他2016年毕业于山东交通学院,交通运输专业,大四那一年曾在汽车4s店实习,大学毕业以后,成功求职于山东某市政公司,主要从事行政和人事等工作,负责公司制度的制定、公司经营规划、薪资方案以及日常工作接待等。工作性质和工作内容远远区别于如今井队上的实习技术员。
       可是,李雷和我讲述,他在上一家公司曾有一个近乎苛刻的老板,凡事要求近乎完美,不能出丝毫差错。就以做名片为例,有一次他正在给公司人员制作名片,排版的时候,老板对于名片上姓名和公司logo中间应该间隔几毫米,公司logo和名片边缘间隔几毫米这样的细节都有着严格的标准,要求近乎苛刻。
       有了这样一个苛刻的老板,李雷做事越来越细心,做事反复认真核对,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逐渐养成了做事超于常人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后来由于经济压力,2018年3月,他来到了中曼,专业不对口、工作内容陌生等难题并没有难倒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踏入了从未涉及的石油行业。
       但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却为他日后从事实习技术员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众所周知,技术员是个细活,工作认真细致是技术员首要的看家本领。

初入中曼求知好学
        2018年3月,李雷来到了中曼17队。初入中曼,李雷是一名钻工,从城市走入大山,从西装变成工装,井队枯燥乏味的生活让李雷刚来的时候有些许不适应。
       3月的陕北还是乍暖还寒,作为白班钻工,最难熬的就是早上在钻台上的工作,尤其是在二开前的整改,李雷会帮忙进行辅助性工作,工作内容较杂,绝大多数还是体力活,例如,挖水渠、平场地。白班钻工从早8点到晚8点,12个小时的工作那会儿基本满负荷得干,这可给刚来井队的李雷一个下马威。
       李雷是个不服输的人,看着其他钻工挥洒着汗水,他告诉自己:“别人能干的我也没问题”。凭借着这股韧劲,仅仅一个月时间,李雷就转岗到了实习技术员。
       17队技术员于洋就成为了李雷的“师父”,于洋手把手教李雷做资料,做甲方日报,一点一点的教李雷钻井工况、钻井参数、螺杆钻头选型、钻机组合等等。平时工作于洋就会带上李雷给他示范怎样量接头,不同的扣型都会仔仔细细给李雷讲解、辨认,李雷似乎成了于洋的小跟班,永远站在旁边学习。
       除此之外,在李雷的书桌上,一直摆着五厘米厚的《钻井工具手册》和《石油与天然气钻井井控》,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就是坐在桌前研究书本知识,晚上睡觉前也要坐在床边看一会儿书。在书桌上方的墙面上,贴的各式钻井参考资料也成为了李雷学习的资源。
       做了大半年的实习技术员,师父于洋评价说:“李雷是一个非常刻苦,而且很聪明的孩子,他对钻井各方面知识的求知欲非常强,我们经常一起探讨或者解决问题,这半年以来,他进步很大,作为一个带他的人,我也感到很欣慰”。

父子齐心献力中曼
       李雷的老家在山东临邑,母亲目前在临邑某纺织厂工作,李雷的父亲李召第早在六、七年前就来到了中曼,目前在新疆项目做厨师,父子二人在不同的项目和岗位为中曼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平时闲下来,父子俩还会电话或者视频沟通,聊一聊互相的工作状况,互相问候。有了父亲在中曼,对于李雷来说是莫大的安慰和靠山。当心里接近崩溃的时候,父亲的鼓励就成为了李雷坚持下去的理由,不管是开心的、难过的、还是工作上的收获都可以与父亲分享,父亲作为同道中人也可以给予儿子最恰当的鼓励和鞭策。
       本以为石油钻井是个很简单的活儿,可是来到中曼以后,李雷发现钻井这项工作真的不简单,每天的工作都很辛苦,在这里学到的东西非常多,他感觉自己进步空间还是非常大,需要不断的努力。有师傅于洋的谆谆教诲,他会虚心的接受他的教导和批评,不断的学好钻井技术,争取早日学到更多东西,能够充分的发挥到实际工作中,为中曼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李雷说:“在中曼,每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像家人一样,每个人都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兄弟,工作看起来单调,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很充实,这里更像是一个温暖的家”。
                (记者 杨润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