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功巴国谱新篇----记中曼巴基斯坦公司国家经理赵吴涛 大山深处镌刻精彩人生
当前:第2版 3 4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3上一篇   4下一篇  
总第203期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建功巴国谱新篇----记中曼巴基斯坦公司国家经理赵吴涛
2018-12-10
     (上接第一版)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这是赵吴涛曾经最喜欢的一句诗。
       2000年前,汉武帝构建丝绸之路,曾遣使通大宛国,楼兰王阻路,不断攻截汉朝使臣。数年后,大将霍光派傅介子去楼兰,用计斩杀楼兰王,完成了打通西域的使命。
       此时,赵吴涛的心境也是如此,使命在肩,如履薄冰,不管前路多大的困难,作为项目前线“大将军”的他,必须披荆斩棘,打通开钻之路。
凌晨3、4点,压力实在太大时,他就悄悄爬起来洗衣服,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天快亮时洗把脸重新踏上征程。设备通过了甲方的审计、验收那天,甲方给赵吴涛发放了33队次日开钻的通知,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也注定令他终身难忘。当天夜里,设备调试运转中,甲方监督和井队人员巡查发现,KHADI-2井泵房运转震动后,地面开始涌水出来。
  令人揪心的是,第二天的开钻事宜也紧跟着取消。问题的根源很快就被找出,经过现场勘察发现,泵房的地下水位仅有60公分左右,也就说即便用铁锹往地下挖半米,地下水就会涌出,当然,由于地下水太浅,泥浆泵运转震动,自然也能把水震出。甲方的处理方案很快下达,要求井队马上拆除管线,转移泥浆泵,在原地浇筑水泥基础平台后再将本泵房等搬回重新连接。现年43岁的赵吴涛从19岁就出来搞钻井,在现场问题处理上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有了打蛇七寸的本领。
  他第一时间找到甲方领导,把自己的观点、建议提了出来。
  公司可以马上按照甲方的指令把泵房移走,但是整个井场都在一个水平面上,流动性强地下水位也自然在同一高度,即便现在把泥浆泵基础加高60公分,今后其他地方极有可能继续冒水甚至造成钻台地基的塌陷,届时造成的损失还是甲方来承担,如果甲方打算加高基础,那必须把整个井场的基础抬高60公分才有保障,当然,加高基础的费用由甲方支付。
  此时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完毕等待开钻,要想把整个井场重新浇筑混凝土显然比登天还难,面对甲方监督的无奈,赵吴涛又提出了第二种解决方案,井场地表水位浅,打水井十分方便,其实可以在井场周边打5口水井,用水泵将井场的地下水整体抽出一部分,将水位降低在安全线以内即可。
  甲方认为第二种方案可操作性较强,很快打了5口小水井,将水排到井场外的大坑里,水位保持在一米以下,从而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也避免了拆装设备的麻烦,很快实现了KHADI-2井的开钻。

领导带好头、兄弟抬好轿
  从19岁出来搞钻井,赵吴涛进入钻井行业已经整整24年,这是他一生中的黄金时期,也是他不断历练成长的关键时期。
  24年慢慢钻井路,他最感激的就是领导们的关心关怀和整个团队的大力支持,谈及这些年最大的感悟,赵吴涛告诉记者,“钻井靠的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一个项目能做成做大,靠的是一个团队,领导要带好头,兄弟们抬好轿子,事情才能办好。”
  这些年,在团队的支持下,赵吴涛在钻井生涯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敢为天下先,所带的中曼16队第一个进入雅达瓦兰,他带的16队第一个进入巴德拉油田,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如今,巴基斯坦PPL项目的中曼30队的前身也是自己当年一手组建的16队,赵吴涛带着当年的兄弟成为了南亚市场首个“吃螃蟹”的队伍。
  光阴似箭,当年自己带领的许多兄弟也已步入中年,虽然技术过硬,但英语方面却成了他们进军海外的绊脚石。但是,赵吴涛并没有放弃这些为中曼钻井打过天下的“老红军”,而是时时记得他们的恩情,积极引导他们努力学习英语,确实不行的就转岗使用。工作上雷厉风行,生活上对他们关心关怀,老员工不抛弃不放弃,巴基斯坦各项目人员提起自己的领导无不竖起大拇指。下半年,继UEP、PPL项目之后,中曼第三支井队也陆续进入巴基斯坦市场。
  每天面临着不同的甲方,唱着不同角色,运行着不同的模式,处理着不同的困难,但没有一样能够难倒他。在各项目陆续开钻步入正轨之际,他再次转身将目光聚焦在战略发展上,巴基斯坦钻井市场大有可为,他将带领团队乘着国家一带一路的东风,尽快将这一市场做成规模,做强做大。愧对家人也要对得起这身工作服,工作搞上去了,但是对于家人,赵吴涛却是满满的愧疚。
  谈起自己的两个女儿,这个铁血汉子的眼眶里却有些湿润,“我是一名称职的管理者,但不是一个出色的爸爸”。女儿现在正在读初中,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能去加拿大墨尔本大学读书。对于女儿的这一想法,他也是一百个赞成。但是在学习上跟女儿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前段时间听说朋友的孩子考取了大学,赵吴涛才想起来,确实亏欠孩子太多太多。于是,他开始隔三差五经常跟女儿发个信息询问学习情况,关心她的生活起来。可他这一发不要紧,女儿却一下子不适应起来,多年从来不管自己的父亲突然频繁发送信息,给他回复了一句,你去忙你的工作吧,就把赵吴涛微信拉黑了。看到每条被退回的信息和红色的叹号,赵吴涛很内疚,做为父亲,这些年忽视了孩子的感受。
  忙完工作,他跟女儿打了个电话,女儿想不通,问他,工作有必要那么拼么?他告诉女儿,自己这些年确实忽略了他的感受,没有关心到他,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但鼓励他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至于工作,每个人选择的路不同,他也相信女儿有一天会明白的。6个月之前,他从国内来巴基斯坦时小女儿才15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时间回去照顾。
  既然选择了远方,只能风雨兼程,工作是自己的职责,看着那么多海外兄弟等着他解决问题,项目的大事小情等着他拍板决策,他只有内疚地舍小家顾大家,带着感恩的心,把每一份工作做好。
  采访的最后,赵吴涛透过卡拉奇办公楼的玻璃窗,目光看着远处在建的巴基斯坦第一高楼,默默许下一个心愿,8年之内,一定让巴基斯坦分公司开在这栋楼里。(记者 郝东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