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我们的国家

      小时候爷爷告诉我:“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爸爸告诉我:“学而优则仕,当官威风还能抓坏人”;老师告诉我:“努力学习,争做社会主义接班人”。爷爷的旧社会思想,爸爸玩笑式的诱导,老师的殷殷期盼都没能让儿时贪玩的我明白,读书之对立于玩乐的责任与意义。长大后我终究没能成为师长心里的栋梁之才,不知长江之长短,心无世界之变迁,懵懵懂懂如微尘芥子般渺小平凡。每天习惯于上班下班、一日三餐,习惯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习惯于安宁祥和、灯火辉煌的夜晚。这种习惯于一直持续到我去伊拉克工作。
      初到伊拉克工作,映入眼帘的是冷清的街道,少数充满戒备的行人,整个城市都透出一种枯藤老树昏鸦式的萧索,连最能感受到欢乐温暖善美的儿童游乐场都一如它一动不动冻结般的摩天轮一样寂冷。这种寂冷像冬晨的冷风让我从温暖的习惯里剥离、清醒。一直以来的习惯于“理所当然”、“应该如此”,让我忘了追根溯源,为什么我们能安然无恙地每天上下班,为什么我们能有吃饱喝足的一日三餐,为什么我们能毫无戒备的行走于人群当中,为什么我们能在寒冷的夜看着万家灯火……这些是国家的给予。我们不应忘了进化中的人类迫于生存的压力,用智慧组成了族群、社会、国家。有了国家之后,人们才渐渐有了安稳的生活,才渐渐可以在不用担心安全和食物的前提下发展技术,改善生活环境。经过无数代祖先的努力,才有了我们现在安逸到可以忘记生存烦恼,安逸到可以忘记是生存在国家里。我很庆幸我生于如斯安宁祥和的国家里。
      也许是没有达到师长的期待,没能成为这个国家-这艘乘风破浪的巨轮上的一个水手,让成长时踌躇满志的我渐渐在国家的怀抱里把自己裹起。但现在我想成为巨轮上的一个螺丝钉。我做不了指引方向的人,但我可以成为一个紧固周围不腐不锈的螺丝钉,让它有更强的强度去面对未来的航行。在它遇到困难时我能摇旗呐喊助威,增加它面对困难的勇气。在它实现天宫、蛟龙、大飞机等一个又一个中国梦时我能欢呼喝彩,增加它实现下一个梦想的动力。我终于明白了师长的期盼只是让我能像千千万万的先辈一般,为这个国家越来越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并让这种期盼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如此,中国才能屹立于世界之巅,我们才能拥有安乐祥和的社会,才能有幸福美满的家。( 录井事业部 阮杰)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3日

关于我们
业务介绍
新闻中心
HSE管理
人力资源